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走一段想妳的路

世界上本没有懂,装懂装久了也就懂了……

 
 
 

日志

 
 
关于我

常如作客,何问康宁?但使囊有馀钱、瓮有馀酿、釜有馀粮,取数叶赏心旧纸放浪吟哦。兴要阔,皮要顽,五官灵动胜千官,过到六旬犹少! 定欲成仙,空生烦恼。只今耳无俗声、眼无俗物、胸无俗事,将几枝随意新花纵横穿插。睡得迟,起得早,一日清闲似两日,算来百岁已多……

网易考拉推荐

《风语》  

2009-10-28 11:36:31|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风语》 - 爾雅 - 走一段想妳的路

我在左岸感觉风从右边吹来

我的身前是南方    我的身后是北方

而你    一直躲在我隔海的左边

恍惚里    那些记忆又被时光带着跑了很多年

那一年你是如花般的妩媚

而我    正是你如今的年龄

 

记不清在何时    一些皱纹爬上了额角

曾经的黑发也不甘寂寞地染上了风霜

悄悄    轻轻    无声    无息

一如你至今未曾捎来或是遗忘了的诺言和消息

打西边吹过的风    一直带着我的心思靠近你

你却不给我只言或是片语    我分明听到风在叹息

 

有人说    这是何苦

他们不知道    我们一直在用时间去印证答案

不为人知的    那些流言或是风语

在答案未出之前都是这般地轻佻和招摇

虽然隔得那样的远    远到风也觉得疲惫

但是也是这样地近    近到可以吻住呼吸

 

再没有那些蓬勃与茂盛供人流连

你给了我那么多晴天晾晒雨天翻捡的记忆

那蟹的爪子在这秋风里又已开始痒痒了

罕迹的沙地上天书般地画着只有你能读懂的符号

不曾借助言语的手势    也惟有你能会心

那个一直    流传在中文系里的手语

 

……

 

 

 

 

 

 

《风语》 - 爾雅 - 走一段想妳的路

2009-10-28午,于知趣斋。

 

附:《中文系的手语》

 

大学生活是浪漫的,但一切海誓山盟似乎都随着学生时代的结束而了无踪影。林倩和我心里都明白,我们不过是把恋爱当做打发无聊的方法。因此当她在毕业前的最后一次约会中说好聚好散时,我坦然和她握手,并说祝你幸福。

 

其实我心中的人不是公主,而是一个小丫头,一个傻丫头。丫头是她的绰号,不过班里的男生似乎从没有叫过她的真名。

 

丫头平日少言寡语,从不在男生面前献殷勤,总爱一个人坐在教室看书写东西。开始的一年几乎没人注意到丫头,除了我。我承认,我是一个能疯爱闹的人,事事爱出头,但我心里喜欢的是丫头那样沉稳的人,其实丫头这个名字就是我给她起的。

 

丫头开始引人注意是在大二时她的一首诗在校刊上发表。她简直让人刮目相看了。我们几个朋友在一起闲聊,说别看这人表面不言语,心里不知爱着谁呢。但大家又都觉得不太可能,因为她几乎没和哪个男生说话超过三句。后来,有意无意中我和她交往多了起来,文艺晚会的主持人台词我跑去求她写,她都只是一点头算是应下来,第二天就不声不响地交给我。

 

后来同宿舍的哥儿们觉察出了味儿,他们为我和丫头安排了一场电影。那是部爱情片,丫头就呆呆地坐在我身边。散场后我对她说我送你吧。本来觉得回宿舍的林阴路很长,但那天好象却特别短,转眼就到了。我说:“我走了。”她点点头,我尽可能慢地往回走着。

 

终于她说话了:“冉烨!”

 

我回过头,丫头先是站着,随后她做了一连串奇怪的动作:双手点太阳穴,然后双臂交叉抱在胸前,最后双手伸向我。然后她就跑了,简直是落荒而逃。

 

 回宿舍,他们都问我怎么样,我没说话就睡下了,他们也就不吱声了,第二天我悄悄让一位女生去问丫头那手势是什么意思,女生告诉我丫头支支吾吾地说是对不起的意思。

 

那一阵子我心情很不好。一个丫头,居然……但是林倩出现了,她是系里有名的靓女,也很浪漫。她每天都约我一起在校园里漫步。

 

朋友都说她对你多好啊!也为我们安排了一场电影,是部爱情片,散场后,她对我说:“我爱你。”当时,我紧紧地抓住了她的手。

 

丫头还是一个人,仿佛一个狐独的守望者。临毕业前的第一天,我在林倩路上和丫头走了个对面。我们像普通同学那样点了点头,擦肩而过时,我注意到她的嘴动了一下,但什么也没说。

 

毕业后我选择了一家酒店公司做公关企划,成了所谓“白领”。

 

  每天忙碌的工作、复杂的人际关系几乎使我喘不过气来。现在回想起大学生活,仿佛一切都在梦中。一天,我刚刚忙完一个公益广告的文字策划,坐在座椅里休息,内线电话响了,是部门经理。她也是我们大学毕业的。高我四届。她把我在刚刚交给她的报告中的错误一阵猛批,搞得我我不知所措,她最后说以后要注意啊,小师弟!

 

  挂了电话我朝经理办公室看了看,百叶窗没关,经理在看着我。

 

我赶忙做了一个丫头式的“对不起”手语,她却一下笑了,马上给我打电话, 说不愧学文科的,知道中文系女生的传统手语。不过你干嘛要说“我爱你”呢?你应该说“对不起”才对啊!

 

怎么回答经理的我忘了,我只记得那天下午我全在回忆着丫头,回忆着丫头的手语。 她在说我爱你,她在说她爱我啊!

 

也许六年前的许多女孩子们都像丫头那样发自内心地表现深沉,自己的爱只能用手语来表达。而与丫头同龄的,如林倩和林倩们却纷纷急不可待地用口舌来表白,于是中文系的传统手语失传了,于是丫头成了中文系最后一个属于多年前纯真时代的女孩子,于是我失去了爱丫头的机会。

 

丫头现在在哪里呢?我狐独地坐在办公室里,幻想着她的手语会再次出现,但终于没有。

 

中文系,也许是整个世界上最后一个手语者在我的视野里消失了。

 

……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