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走一段想妳的路

世界上本没有懂,装懂装久了也就懂了……

 
 
 

日志

 
 
关于我

常如作客,何问康宁?但使囊有馀钱、瓮有馀酿、釜有馀粮,取数叶赏心旧纸放浪吟哦。兴要阔,皮要顽,五官灵动胜千官,过到六旬犹少! 定欲成仙,空生烦恼。只今耳无俗声、眼无俗物、胸无俗事,将几枝随意新花纵横穿插。睡得迟,起得早,一日清闲似两日,算来百岁已多……

网易考拉推荐

《年之途景》  

2010-02-23 20:33:06|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年之途景》 - 爾雅 - 走一段想妳的路

       1969年,随着最高层《1号战备疏散令》的下达,很多人员及工业都被疏散进了内地的大山深处。属于高层的疏散,从来未曾被历史和文字遗忘,而属于普通老百姓远离故土、家园、亲人的迁徙,却少见文字提及……

 

都说历史是由人民创造的,然而被历史遗忘得最多的却也正是人民!

 

中国的老百姓从来都是善良淳朴的。随着政府的一个号令,哪怕是背井离乡,也不惜追随着一个现在看来显得很虚无缥缈的理想和信念。很多人因此而一辈子扎根在这些远离故土的大山深处,很多人因此而埋骨于远离故土的大山里……

 

图中是江西江州造船厂的下巢湖,一个三面环山,一面通长江的天然湖。最早湖里还有海军的潜艇驻扎,随着计划经济的结束、市场经济的来临,由69年开始来自五湖四海的人们建设起来的造船厂一下子改制了……

 

关于改制后的得失,明白人心里都清清楚楚;属于改制后的辛酸,非深处底层的人而知晓但不可语!现在厂子里由69年进驻建设开始,算下来已经有第三代了。

 

第一次去的时候,便惊诧于那里生活着的人们口里说的各色方言和带着方言的普通话。随着去的次数的增多,慢慢便伤感于从前那种欣欣向荣、工人当家作主的主人翁精神正在逐年的消失。剩下的除了一成不变的旧了的厂房,心里落下的还有破败的感觉……

 

 

《年之途景》 - 爾雅 - 走一段想妳的路

 

下巢湖中心的船坞,两侧都可以泊船。昔日很大的一个厂在改制以后,部分厂房出让给了亚东水泥集团,一个高污染的企业。但凡建有水泥厂的地方,天空一般都是灰蒙蒙的,而那也一定不会是富人或官员们居住的地方,居住在这里的人,一般都是说话不算数的人。或者那些说话算数的人,为了表示“谦虚精神”而故意将这样的地方让给了普通老百姓们居住……

 

只是不知道如此高利润的企业所创造出来的税收,够不够治理因高污染而造成的环境损失?!

 

忽然心里跳出来一个成语:

 

“饮鸩止渴”

 

 

《年之途景》 - 爾雅 - 走一段想妳的路

这样的画面看着跟看新闻一样的感觉——一切似乎都很美!……

   

其实在如今的数码时代,什么样的美感不可以通过做假制造出来呢?

 

 

《年之途景》 - 爾雅 - 走一段想妳的路

在时光里,原来连水泥制品一样也会老去,岁月用苔痕涂抹着这些早已显得了无生气的建筑。

 

如此的场景,把人带回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

 

时光的烙印这么一路打下来,一些属于远走的光阴,一些属于被更迭的时代!但总有些什么,被时光遗忘在了角落里!

 

跟这个地处赣北长江边的小镇一样,虽然这个小镇的历史一定长过这个建筑,然而无论哪里的小镇或城市,能够代表、装扮形象的,除了建筑又会是什么呢?!改革开放都三十多年了,相信在其它很多地方的建筑,除了多经历了三十多年的风雨浸刷之外,并没有丝毫的变化……

 

几年前的春节,冒雪开摩托跑过一样的路程,因为摩托不可以上高速只好走国道。经江苏由安徽皖南进湖北后渡过长江进入赣北,一天时间跑了700公里穿越了四省,一路经过的乡镇,很多地方还远不如这里的景象……

 

总有很多地方是太阳照不到的,总有很多地方在等待着太阳的照耀!

 

《年之途景》 - 爾雅 - 走一段想妳的路

 

这该算是小镇的标志了,亭子后面下去就是过江的轮渡码头,江的对岸是湖北。往年目睹长江百舸争流的场景,如今也已流进了记忆的深处……

 

第一次踏上小镇,就是经过这里的轮渡上的岸。才感觉一眨眼的功夫,都快有20年了。那时长江里五层的大客轮还没有停开,喜欢那种坐船的感觉,时光似乎都跟着慢了下来。客轮的起点由长江入海口上海的黄浦江经苏皖的扬子江、赣鄂的荆江一直开到重庆的嘉陵江……

 

今年发现长江里水的颜色较之从前清了许多,也许是三峡截流之后上游的泥沙都沉淀在了库区吧。但是从生态平衡的角度去看,这似乎并不是好事,水里的泥沙少了而水流向下游流去的同时、同样会带着下游河岸的泥沙入海,原本上游的泥沙沉淀在了库区,不知道往后下游的河岸会否越变越宽而水流却会越来越少?……

 

亭子下停着载客的出租车,以前只有破旧的三轮,这又该算是小镇的一个进步了。

 

《年之途景》 - 爾雅 - 走一段想妳的路

 

过年了,菜市场里显得少有的空荡,都是孩子边放着鞭炮边追逐着玩耍。

 

而沿街的小商铺都在坚持着出摊售货,虽然天气很冷、风很大……

 

 

《年之途景》 - 爾雅 - 走一段想妳的路

 

这是街边烤羊肉串的摊点,看老板专心孜孜的模样和长相就知道那味道一定地道。向这些为了生存而背井离乡、自力更生,在春节也未回乡与家人团聚的人致敬!

 

 

《年之途景》 - 爾雅 - 走一段想妳的路

 

搁在如此竹床上叫卖的地方特产,味道一定也够纯正。只是不知道除了古老的配方之外还有没有添加一些时下流行的属于“速成”的其它成份否?

 

 

《年之途景》 - 爾雅 - 走一段想妳的路

 

街头充满年俗的场景让年的味道似乎更浓了起来,总会有一些远去的习俗不曾被人们遗忘……

 

虽然人际关系不如以前那般亲密了,然而这又是阶层在无形里被物欲重新划分后的必然。

 

即使是豪猪,在天气寒冷的时候天性也会让其挤在一起相互取取暖……

 

 

《年之途景》 - 爾雅 - 走一段想妳的路

属于中国的年味和属于中国的红……

 

再难过的年,表面上也该是充满喜庆的!毕竟一年辛苦下来只有一次,西方的上帝造人尚需要休息天,况乎东方的凡夫俗子?!

 

 

《年之途景》 - 爾雅 - 走一段想妳的路

 

什么最美?劳动最美!

 

小时候就知道的道理,现在在春节的街头目睹这些劳动者尤有感触。这样的场景在大城市一定会被城管们驱散!这同时也体现出生活在小地方的好处——至少人情味还没有被钢筋水泥隔阂得太远……

 

在大城市即使是在闪烁着体现繁华的霓虹灯下摆这样的摊,若没人放哨估计连营生的家伙都给没收了,如此霓虹灯下的哨兵不做也罢!

 

 

《年之途景》 - 爾雅 - 走一段想妳的路

城市里已很难再见这样的板车,从三国时诸葛亮发明木牛流马开始,人们就一直不断地运用智慧努力开发着便捷、省时省力的交通运输工具。但是,凡事都是有利有弊的,这是自然所赋予事物的平衡规律。

 

资料显示,中国如今拥有的车辆已突破2亿辆而一跃成为第一汽车拥有大国,这其实是不值得夸耀的。如同孩子长大了却还挤在当年的童床上睡觉般,公路建设以及开车人的素质却远没有跟上这个数字的步伐!以前5个小时的车程,现在同样的高速公路在初六回程的时候竟开了9个多小时……

 

说实话,自己还算是一个喜欢驾驶的人,但有路跑不起来、一脚油门一脚刹车的拥堵,已经让自己喜欢驾驶的乐趣变得没有了脾气。一路亲见的多起车祸几乎都是未按规章行车引起,细想这些原本便捷生活的交通工具,在方便、提高了生活出行效率的同时,也更加高效率地把一些还嫌速度不快的人耽搁在路上或送进了鬼门关里……

 

很多的拥堵其实都是因为缺失秩序所引起,这是欲速则不达最好的体现!经历过高速驾车的人一定都有体会,只要是拥堵,连原本禁止占用的紧急停车道上都塞满了各式车辆。试想,前方若有等着急救的伤员,救护车该从哪里通行?

 

很多的收费站也在为着钱而人为地制造拥堵!按照国家规定,收费排队车辆超过200后,收费站当免费开关放行。但是回程在安徽的吴庄收费站,亲历了车流已堵在5公里外收费站依旧不疾不徐地照收不误!问其知不知道国家规定,答曰未收到上级部门的通知!好玩的是女儿居然开了车窗探出头愤怒地对其说:我鄙视你们和你们的上级部门!

 

听了我哈哈大笑!

 

我们的教育一直在用虚假给孩子洗脑,而孩子眼见的现实却胜于任何语言的雄辩!

 

不知道这是个人的悲哀还是社会的悲哀?!

 

有时关键的并不是速度,而是应该学会拥有一颗平和的心!

 

 

《年之途景》 - 爾雅 - 走一段想妳的路

而当我的眼睛紧随着这位老人的时候,心里却平和不起来了……

 

用“流浪的老汉”来形容这位老人,其实一点也不夸张。老人身上穿着的衣服里外很多部位都是油光锃亮的,可以感受到这衣服好久没有清洗了。对于像他这样流浪的人而言,或者“油光锃亮”刚好在雨天可以防雨……

 

我知道每个人的身上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但我却猜不出这位老人身上曾经发生过什么样的故事?在这样冷的天气,还是属于年的日子里,老人独自在街头走走停停,眼睛始终盯着地面似乎在期翼能够发现什么可以捡拾的东西。我一直端着相机紧随着他,原来他是在找别人丢弃的但仍可以捡起来划着火吸两口的烟卷。

 

这样的场景,自己曾在不同的地方、不止一次地目睹过。

 

忽然觉得,所有被宣传机器宣传过的所谓“成果”,在这一刻才发现有一些群体被“成果”摒弃在门外!

 

“老有所养、老有所依”的成果,就这么刺入了眼睛里……

 

不能为这老人做些什么,只能走上前把身上带着的一包烟给了他。老人面无表情又有些慌张地接过……什么也不用说,冲着老人微笑一下后自己就走开了。这不是施舍,这是对一个流浪着、却又对社会无所要求的生命的尊重!

 

到了街的对面,发现老人还在马路对面看着我,于是端起相机对着他,心里只是想留下一张可以纪念的照片。在镜头里看见老人见我拍他,略微有些羞涩地偏过脸……

 

 

《年之途景》 - 爾雅 - 走一段想妳的路

 

有时想想,生命都是浮在水面的小舟。有些小舟以为能承载很多,不停地把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塞搬上来,结果超出负荷而沉入水底……

 

所有浮在水面的小舟,都得有经历风浪的准备,因为生活从来不会风平浪静。对于一些运气好的人而言,那是顺水推舟;而对于一些运气不好的人来说,那不过是逆水行舟罢了。

 

我们应该庆幸属于自己的小舟仍然在水面上浮着,因为所有的小舟,都不会永远浮在水面!

 

生活是水,生命是舟!

 

祝愿所有人的生命之舟在有生的日子里,都能够一直扬帆起航、乘风破浪、心想事成!

 

 

《年之途景》 - 爾雅 - 走一段想妳的路

 

这是我的老本行。从1985年工作开始,有近20年的时间都耗在通信工程上了……

 

人说积重难返,每到一地还是会习惯性地看看当地所架设的线路。如此架空而设的交接设备,在大的城市里早已落地了。

 

有时在想,一个人所从事的职业到底算什么呢?是谋生的手段还是在为社会做贡献?这真是一个令人迷茫的问题!

 

曾经跟朋友说起最快活的事情,莫过于能够从事自己喜欢又能挣到钱的职业!问题是有多少人做到了这一点?……

 

一个从事20年且积累了诸多经验的行当竟也没能做到退休,想想真是滑稽!

 

知人善任——在我们这个社会里,从来都是开在会上、说在嘴里、跌在纸上的。给你一个新的行当领导们还美其名曰:转型!真他妈有意思,似乎一个企业里若少了“转型”都不能够算是新时代的企业、跟国际接不了轨似的……

 

在企业里还流行一个词叫:末位淘汰。似乎每年不淘汰一个那管理一定没到位、体现不出领导的水平一样。人的十个指头还分长短,按照此逻辑,似乎每年都该把最短的那个手指用刀直接剁了才对。我大脑才不管如何去支配这通过亿万年进化而留下的具有不同功能的手指,我的目的就是要留下最长的中指!谁叫外国人那么喜欢竖中指呢?这不我们要跟人家接轨嘛。猜想领导们掏耳朵啊、挖鼻孔啊都是习惯用中指的!不过这样也好,其他短的手指头都给剁了,以后见着领导打招呼挥手——直接就是竖着的中指!

 

嘿嘿!

 

想起看到过的一个故事:某伟人问某伟人,四大金刚里谁说了算?某伟人答复某伟人:拳头大的说了算!

 

精辟也非常有意思的回答!延伸到社会或企业里谁说了算呢?当然是嘴大的说了算嘛!!结果嘴大的人的收入跟欧美接轨了,嘴小的当然也不能抛弃吧?否则那如何算是跟国际接轨呢?最后嘴小人的收入跟非洲接轨了!!!

 

开火车还得双轨,这样的收入分配也该算是创新式的双轨吧!谁叫嘴大的人喜欢双的东西呢?!嘴小的人犯事了直接逮捕,嘴大的人犯事了先双规后双开……

 

问题是纵然是双轨运行的火车,若藐视法则最后一样可以出轨翻车!

 

 

《年之途景》 - 爾雅 - 走一段想妳的路

小镇虽然破旧,但显得祥和,这也许是生活节奏不需要那么快的缘故。

 

天性里喜欢到处走走看看,这也是习惯使然吧,人闲下来倒觉得是罪了。读万卷书真的不如行万里路,旅游频道有档节目《搭车去柏林》,是说搭顺风车由中国到柏林。看的时候妻就说:这一定是你向往的生活……

 

哑然!

 

人总是被生活里的琐事羁绊,跟放风筝时的感受一样,开始放飞的时候总是有点困难,若一旦放飞上了天空,若线够长则会越飞越高……

 

是的,谁不希望飞得高一些呢?!

 

而生活在这小镇上的人,他们难道不希望也飞得高一些吗?

 

穿镇而过的小河的河道两边都是垃圾,也许这也是因为习惯造成的。但我相信这并不是不可改变的,缺乏的只是改变的动力而已。人所缺乏的,常常是那些改变细节的动力!因为现在的人,都习惯了做一些假、大、空、的表面文章了……

 

“从我做起,从小事做起!”说易行难!

 

 

《年之途景》 - 爾雅 - 走一段想妳的路

去年的冬至天气很好,于是就感觉到过年的时候一定不会遇上好的天气。因为小时候就听大人们说的俗语:“干净冬至邋遢年” 。果然,雨雪一直伴随新年……

 

这是小镇的老街,因为雨而显得分外的泥泞。加上地上还有很多烟花爆竹的残留物,因此走路都是挑着干地走,否则会沾一脚泥水。

 

奇怪这里的房子建好了外墙很少见有用水泥砂浆粉刷的,都是红砖直接裸露着。在中部的一些省份,这样的小镇随处可见。也许这般的外形也是跟着行政级别来规划的——乡镇不如县城,县城不如地市,地市不如省城,省城不如首都……

 

 

《年之途景》 - 爾雅 - 走一段想妳的路

 

在大城市里若见着这样的人家,一定会被以为是不肯配合政府拆迁的“钉子户”。

 

“钉子户”,太有创造性的词语!是钉子,最终都会被拔掉!纵然你想如雷锋般铁心做一颗永不生锈的螺丝钉,最后也逃不掉被有关部门冠冕堂皇地清除!

 

你说不锈就不锈啊?人家手里有的是硫酸,直接还没等到锈,尸骨便荡然无存了……这还算是看得起你,若看不起你自个儿死了还得集中到指定的地方火化!问为啥啊?嘿,这不都是为了多多收费嘛!

 

这事儿可不能细说,打住了!

 

天下哪有免费的午餐!

 

 

《年之途景》 - 爾雅 - 走一段想妳的路

世间有万般的锁,也有让人万般无奈的锁。

 

想起那句“锁小人不锁君子”的俗语,然则既是君子何须用锁?!看来锁针对的还是小人或者锁自己一个放心而已……

 

有些东西是锁锁不住的,比如人心对于美好或自由的向往!

 

一个人如心被自己上了锁,若再想打开,那则不是一般的钥匙能够打开的。而所谓的“万能钥匙”其实也不是万能的。

 

都说一把钥匙开一把锁,有些锁不需要钥匙也能开,而有些锁即使有了钥匙,在经历过时光赠与的锈蚀之后却再也打不开……

 

有时候,我们习惯于把一些愿望先锁住,等着将来去实现,很少有人能够把握住当下的机会。殊不知“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的道理是如此地时不我待!

 

这样的锁,惟有在如此的一些小镇才能见着。一则因为民风还算淳朴,二则因为贫穷!即使有贼进了屋子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可以拿走……

 

这不由想起一个笑话,说是一栋楼有一天除了二楼未被偷儿光顾外,其余直到六楼尽皆被盗,原因是只有二楼人家未安装防盗门!临了,偷儿还在二楼的门上贴了张纸条留言:“你对我放心,我对你负责!”……

 

是“盗亦有道”么?

 

思来不禁莞尔!

 

 

《年之途景》 - 爾雅 - 走一段想妳的路

最能体现春节气氛的恐怕当属春联!

 

春联早在五代十国时期即已出现,据传第一副春联为后蜀君主孟昶亲自撰写:

 

新年纳余庆,

佳节号长春。

 

无论是多么破旧的房子,在被贴上春联之后,都具有一种言无以喻的喜庆。

 

爆竹一声除旧

桃符万象更新。

 

所有的春联里,都为人寄予着旧去新来、芝麻开花节节高的期盼!民俗代表的也是一种民意,数千年来莫不如此。当这种民意不为上层重视的时候,改朝换代当然不可避免!当民权被政权所忽视的时候,正是危机潜伏之时……

 

纵观历史,历朝历代莫不以为本朝才是最好的。遗憾的是,诸多自以为是的朝代无不被之后的朝代所颠覆!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

 

我们,真的在以史为鉴么?……

 

 

《年之途景》 - 爾雅 - 走一段想妳的路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有位伊人,在水一方!

 

《诗经》之美,在于不加修饰的朴实之美!托物咏志,言情任意!!

 

野有蔓草,零露漙兮。

有美一人,清扬婉兮。

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野有蔓草,零露瀼瀼。

有美一人,婉如清扬。

邂逅相遇,与子偕臧。

 

最喜欢这首诗经·国风·郑风里的野有蔓草!

 

人若不期而遇,情当然会不期而至之!

 

同隐之快乐,尽在字里行间……

 

 

《年之途景》 - 爾雅 - 走一段想妳的路

 

说是三流的摄影比器材,二流的摄影比技术,一流的摄影比思想……

 

盯着这张照片凝视许久,虽然心里明白想要表达什么,但却不知如何来组织词句。

 

原来多数时候语言在现实面前,是如此地苍白!

 

想起《宪法》第一章总纲第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

 

照片里拍到的,或者就是船厂里一位普通工人的背影。无论是装束还是神态,都具有工人阶级鲜明的特性。

 

记得年后去上班,电梯里同事问候:过年忙吗?

 

我说茫啊,一年茫到头!这年头谁不茫呢?不茫的不是瞎忙就是流氓……

 

结果一起哈哈大笑!

 

嘿嘿,反正我是觉得很迷茫。

 

你呢?是也觉得迷茫还是在瞎忙抑或已经成了流氓?

 

 

《年之途景》 - 爾雅 - 走一段想妳的路

你说这位老人的背影给人的感觉是在背对着时光、还是在背负着时光?……

 

生命在时光里一路蹒跚而去,而时光却在嘀嗒声里一如既往!

 

说背对也好、说背负也好其实都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向背!

 

不是么?!

 

 

《年之途景》 - 爾雅 - 走一段想妳的路

 

我在面对着时光,感觉时光也在不动声色地面对着我……

 

当人和时光对视的时候,会忽然觉得自己的渺小!

 

所谓:“寄浮游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

 

在时光里,人是那么地微不足道!历史上许多追求长生不老的帝王,结果都在时光里灰飞烟灭了。那些想把名字刻在碑上欲让后人永远铭记或为蝇利煞费苦心、中饱私囊的人,最后的结果倒是名字先于躯体而变质为世人所唾弃!

 

从《大风歌》到《茅屋为秋风所破歌》再到《长恨歌》,我们还有多少的歌可以唱和?

 

“大风起兮云飞扬”……

 

不在室外不知道,今儿个天还真的很冷!

 

……

 

 

《年之途景》 - 爾雅 - 走一段想妳的路

一些心情,跟风中的芦苇一样似有似无……

 

司马迁说:“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

 

孟子说:“乐以天下,忧以天下……”

 

范仲淹说:“先天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我说:“……”

 

得!人微言轻,说了也白说……

 

 

《年之途景》 - 爾雅 - 走一段想妳的路

 

初六到家之后,天气奇迹般地回暖,春天似乎总喜欢在人还没做好准备的时候已然悄悄来到……

 

屋子里摆放了一个冬天的花花草草们,一定也憋闷坏了。

 

屋外阳光明媚,笼子里的虎皮鹦鹉也随着这晴好的天气叽叽喳喳叫得正欢。水池里出发之前还被冻在冰层下的游鱼,自在得仿若脱卸了笨重棉衣而酣畅奔跑的孩子……

 

断断续续地,花草们被逐渐地搬到屋外。给盆里的根茎松松土后再浇足水,不消一会工夫,你似乎能感觉到那些植物也在惬意地撑起了懒腰。

 

感谢这慷慨的阳光,感谢这阳光下吹过的和煦的风……

 

孩子可能也被这阴霾的天气憋屈坏了,见我屋里屋外地追着阳光忙碌,也把自己的毛绒玩具摆放出来晒起太阳。

 

也许生活原本就是如此——

 

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吧!……

 

 

 

 

 

 

 

 

 

《年之途景》 - 爾雅 - 走一段想妳的路

2010-2-26晚,于知趣斋。

  评论这张
 
阅读(61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